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闻书小说 > 都市现言 > 慕林 > 第一千六十三章 婆媳

慕林 第一千六十三章 婆媳

作者:Loeva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9-27 19:49:15 来源:笔趣阁

文氏看信看到这里,顶多只会在心里赞赏一声黄岩厚道,却不会多说什么。但谢映慧就不同了,她看到黄岩在信里说,助周家人为周老大人争取了一个身后哀荣,便忍不住吐嘈:“何必费这个功夫?周家人待子恒也没多好。子恒有空闲,还不如多在备考上用功呢!就算帮了周家这一回,人家只怕也未必会领情!”

倒不是谢映慧对周家人有什么成见,而是她到北平之前,黄岩曾经辞了周家的幕僚差事很久了,又乡试上榜,身份早已不同以往。但黄太太在北往常偶尔到周家拜访,比如向周家两位老人上香吊唁什么的,周家人还有些拿她不当客人的意思。黄岩昔日只是为幕,并非为仆,周家二、四两房的人却觉得他低人三分,待黄太太也少了客气,好象当人是仆从之母普通。

谢映慧偶尔去探望黄太太,绿绮就从黄家的丫头婆子那里听过些抱怨,告诉谢映慧,她非常恼火。周家大房、三房还罢了,周雅正也是黄岩昔日的好友,可是另外两房的人,真实是狗眼看人低,明明自个儿也不是什么官身,却看不起人家正派举人来了,几乎脸大如盆!因此,如今见黄岩在春闱开考前的紧张工夫里,还要替周老大人的身后事奔走,甚至借用了马家的人脉,她心里就老大不情愿了。

黄太太浅笑着开解她道:“当日俺们母子处境艰难时,多亏周老大人与周三公子援手,方才撑了过来。如今俺们家事事如意了,有些旧日恩怨,也就不再重要了。子恒苦读多年,倒也不在乎那一两日读书的功夫,但能偿还昔日的恩情,不再欠人情债,俺们心头也能轻松许多。周老大人与周老夫人昔日待俺们母子不薄,可二老逝世,子恒人远在京城,无法吊唁,等他回来,周家人早就奉灵返乡,也赶不上了。能替周老大人办这最后一件事,也算是全了昔日主宾的情份。俺还要多谢你,好孩子,若不是托你的福,子恒也不认得公主府的公子,更别说替周老大人出力了,是俺该谢你道谢才是。”

谢映慧登时脸就红了,低了头小声道:“您言重了,这也算不得什么。俺并没有请托马家人什么,是马家姑娘待俺甚厚,方才托她的兄长们照拂俺的未婚夫婿罢了。俺也不是不情愿子恒偿还昔日欠下的恩情,只是觉得……周家有许多势利眼,配不上他这份友情,便忍不住替他抱屈而已。”

黄太太笑道:“俺知道,你是替俺抱屈呢!这又有什么?俺昔日随先夫在京城任上时,也不是没有见过势利眼,没有领会过人情冷暖。俺们母子最艰难的时分,连乡间的小民都能给俺们气受,更何况是周家这样的世宦大户?!总归是托了周家的福,子恒方才得以在北平城中立足,又保住了先夫留下的家产。周三公子还时常借子恒书籍文章,让他得以继续求学。他去年请辞备考,周老大人并未为难,还送了他一副程仪,祝他能顺利高中。这些恩情,子恒心里都记着呢。他不在乎周家其别人是怎样待他的,情愿帮忙捎句话,替周老大人全了身后哀荣,不过是为着老大人与周三公子待他的情份罢了。”

谢映慧这时分曾经完全不在意了,红着脸羞怯地说:“子恒就是这样重友情的正人君子,俺的心胸远不如他。”

黄太太浅笑摇头:“好孩子,你的气度也是极好的,只是忍不得俺们母子二人受气面已。俺明白你的心意。”

谢映慧脸上更红了,羞答答地低下头去。

谢慕林在旁偷偷看了母亲文氏一眼,见她仿佛没事人普通端茶轻啜,完全没有插话的意思,不由得心中暗叹。黄太太与谢映慧这对准婆媳还在互相吹捧呢,谢慕林不好意思插嘴,只能尽可能斜眼去瞟信上接上去的内容了。

黄岩见周家那边的事有了结果,也就安了心,专心考试去了。倒是考完出来等放榜时期,才有闲心去打听街面下流传的宫里宫外种种传闻。那时分曹家危机已几乎半解,没有了先前的颓势,但曾经的姻亲故旧们疏远曹家的势头也越发明显了。大家似乎忽然对曹家人产生了戒备之心,连正常的新年走亲戚都取消了。曹家也不介意,自顾自地闭门谢客,只要下人与女眷、旁支如常出入。

谢映慧的亲生母亲曹氏就是时常出门的一员。本来她还要跟江太太谈一笔买卖,从江家那儿买一座闲置的城郊别院,预备从承恩侯府搬出来的。但由于江大人忽然取消了外放的计划,决定不变卖家中产业了,买卖取消,所以曹氏与江太太闹得不太愉快。两人坐马车在城中相遇,差点儿就产生了冲突,还是多亏了某位路过的郡王妃好管正事,才把两人分开了。

黄岩打听过曹氏的音讯,知道她安然无恙,只是时不时与嫂子承恩侯夫人与侄儿曹文泰有所口角,又有大道音讯称曹文泰意欲吞并她的私产,但正月里曹皇后被刺,承恩侯上书乞病,曹文泰就停下了动作,曹氏方才不足力去搜索别的房产。但曹氏与承恩侯夫人以及曹二太太都有口角冲突,越发显得不受娘家人待见。虽说眼下承恩侯府与曹家二房都要忙着曹皇后的后事,顾虑皇帝对曹家的看法,没空理会她,但曹家旁支庶房的几位爷和太太,却没少往她那儿去,传闻都是打着替她看管产业的主意去的。

目前看来,曹氏应对的法子不算高明,却也没人敢公然争夺她的私产。曹家内部能说得上话的人,都有正事要忙,还顾不上她。她手下又有许多男女仆妇,其中不缺能干忠心的,一时半会儿的,似乎没什么危机。等她搬出承恩侯府,独撑门户了,只需曹家还能享一日外戚尊荣,那她便能安稳一日。不会有谁不长眼,跑去对她不利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曹家最后失势了,她一个独身的官家妇人,和离过两回的,朝廷中人也不会跟她过不去。就冲她搬出承恩侯府,仿佛与娘家人划清界限的架势,皇帝更不会清查到她身上。但假如哪一日她决定再嫁,新的夫家再借着礼法对她的私产做些什么,外人就没法干涉了。

黄岩觉得,目前京城里象样点的人家,看着曹氏曾经的婚史,都不会产生娶她进门的想法,不象样的人家,只怕曹氏也看不上。因此,她将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顶多就是日子过得冷清些,不如从前富贵安逸罢了。但身为她儿女的未婚夫谢映慧与大舅子谢显之,短工夫内就不必再为她担忧了。

谢映慧看到这段话,感动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了上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